凯凯说不要污要优雅✌🏻️

慎追。
文笔不好,写文看心情,更新很慢,墙头很多
猫头鹰出版社我会写完

这几天的修图

图我乱p的,文也是瞎写的

但爱博肖是真的




“王总,好久不见。”那双桃花眼依然,没心没肺的笑容在没见的这段时间里更加熟练,纵然大家看得舒服,王一博只觉得刺眼,一个眼神都不想给。


肖战看王一博没有想理他的样子也不尴尬,他早就明白的,只是想看看反应。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不过想看自己还能不能掀起王一博的情绪,但结果是怎样都无所谓了。


王一博坐在那里,就如肖战刚进来的时候一样。


满室的名门望族,还有一个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小记者,貌似被这里的氛围吓着了,背着相机也只敢在角落偷偷拍几张,肖战见他便喊了一声“小记者,可以麻烦你帮我和这个小帅哥拍张照吗?”


虽然听着是请求,但语气不容拒绝,小记者也不是听不出来,举起相机就往肖战的方向过来。


王一博不知道肖战要搞什么花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盯着那个被叫来的记者,同时,肖战一个转身便依着王一博坐在他旁边。


沙发陷下去,王一博没反应过来也跟着往肖战那边靠了一些,很久没跟肖战这么近了,王一博有些愣神,想移开距离却被肖战一手压在腿上“看镜头。”


熟悉的男香味扑鼻,不知道是什么情素在心里蔓延,王一博听到话语的瞬间竟然乖乖的看了镜头。

又做了一些图,最后一张在🚗的边缘试探(?


P得不好,不嫌弃就太好了

七夕快乐,虽然晚了一点

[XS](BDSM向)Control 01

OOC归我,角色归天野明老师,爱归XS彼此

巨ooc,食用注意


所谓,没有肉的BDSM都是耍流氓,对,我就是流氓



以下正文开始👇


散鞭甩到身上的时候Squalo没忍住骂了出声,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该死,自己小瞧了这个玩意,眼看第二下又要抽过来,Squalo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再发出声音,老头子也没发觉什么异样,只是乐呵呵的觉得今天部下们挑了个脾气火爆的小朋友来给他玩。鞭子在Squalo嫩白的臀部上留下一片艳红,散鞭确实没什么刺激的,老头子耍了几下又转身到墙边选工具,Squalo为自己因为疼痛而涌出的兴奋与满足感感到一丝畏惧,还来不及反应老头子就又挑好了新的玩具转了过来对在床上还愣神的Squalo发令,Squalo不悦的扭了扭,靠着肩膀抵在床上支撑自己身子,束缚着手腕的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松开,左手拿起事先藏好的剑,甩去脑中奇怪的想法「喂———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叫老子跪?」


堵住目标的嘴,只能听见他垂死挣扎的闷哼,Squalo拿起掉在床边的鞭子,打在目标身上不知道是不是方法不对,仅仅甩几下就令对方皮开肉绽,又拿着甩了几下不仅不顺手还特别没劲,还不如刚刚打在自己身上来得爽,Squalo一愣,对自己的想法感到荒唐,左手一抬,目标便再也没能出声。


说好的报酬到手了,Squalo决定给自己休息一段时间,好来了解一下这个突然被开启的未知领域,不过,还没找到想好该怎么做,倒是先遇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



Xanxus。



「跪下。」


男人严厉的喝斥声响起,「咚」的一声,Squalo二话不说就跪了下来,眼前的人气场太强,自己竟然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就已经完成动作了,男人不悦的眯起眼开口道「坐床上、直视主人,不懂规矩?」


Squalo跪得笔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他来之前看的那些视频里的奴隶一样标准,对于对方的问题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腹诽,明明还未见面之前有先和对方说过自己完全不懂,只是来确认些问题,希望对方能稍微指教,谁知道这家伙一进来就完全在状态上。


「新人?」


「我不是讯息里提过了吗?」Squalo嚷嚷着,或许是声音太大惹得眼前的男人又皱起眉头。


「Boss。」

门外传来男声随后是开门的声音,一个看起来像是随从的男人毕恭毕敬的靠到眼前男人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期间男人只是盯着史库瓦罗,手一挥那位随从便又退出房间,男人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倒是在门阖上时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你在讯息里提了些什么?」男人在他面前蹲下,与Squalo平视,Squalo疑惑的看着发言的人,对方对他挑挑眉示意他说话他只好开口。


「不是说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情吗?因为…因为一些原因,发现自己好像…被打的时候会异常的兴奋和…满足。」面对一个陌生人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性癖,Squalo窘迫的舍弃了他的大嗓门。


「如何称呼你?」


「Squalo。」


男人点点头后又开口「Squalo先生,很遗憾的,原先与你约好的那位应该在隔壁,柜台给错房卡了。」


「什…!」


指尖轻轻按住Squalo欲开口的唇,道「我有个不错的想法,或许可以试试?」男人似乎没有要移开指尖的意思,Squalo眨眨眼后对方又继续说「和我试三场调教,其中,我们先设一个安全词,如果途中你觉得想停止,只要喊出安全词我会立刻停下动作,如果你忍过这三次机会,就成为我的Sub。」

Xanxus一般不亲自带新人,比起指导,他还是更喜欢享受,不过,眼前的长发男子散发着一股傲气与倔强,着实勾起了Xanxus的兴趣,所以才会提这样的奇怪的想法。


-待(?)


散鞭是我感觉比较不疼的一种鞭子,是散开来的,痛也会分散,不知道形状的可以百度一下😂


起初是想写🚗的😂

后来竟然一本正经的在交代剧情(???)

为剧情需要无论是boss还是小史库都很ooc😢

想写出刚在圈内红起的X和尚未踏入圈内青涩的S

如果有後續的話會比較不ooc一些😢

6月30去看家教舞台剧千秋场了,回来之后一直赞叹XS真的太尊😭

好喜欢林田さん的x也好喜欢俊吾的小史库!

原本是因为俊吾饰演小史库所以才接触家教,在短短的一周内追完指环战就去观剧了,回来之后真的为XS绝美爱情流泪

舞台剧之后会出碟,希望大家都能买来看看😭


感谢看到此的您❤️

[兔赤]猫头鹰出版社04

前篇走這:01 02 03

 


谢谢所有红心蓝手留言的小伙伴😢 

仍然勾搭同好,请和我玩😭

 

全是编的,真正的编辑工作不是这样,真的很累的

 兔赤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以下正文开始👇🏻

 


赤苇京治讨厌酒。

 

虽然说酒量并不差,但他还是不喜欢这会让人失去自制力的酒精饮料,尤其是不久前经历了那次大学同学办的活动而醉得不醒人事之后,如果可以的话他碰都不想碰,但眼前,他的负责作家,木兔光太郎,用着令人难以拒绝的声音和笑容邀请他一同饮酒相谈。


没有纠结到谁家的问题,因为赤苇早已把门打开,大概是第一次进来的关系,木兔边发出「喔喔喔」的声音夹杂称赞边擅自参观了起来,走在前面的赤苇倒是没有什么不满。说来也奇怪,明明和木兔并不是认识很久的关系,但赤苇发现自己对木兔的容忍度异常高,如果换作是别人的话自己早就已经皱起眉头想着要怎么阻止了。

 


「喔喔喔!赤苇!这是我给你的羊羹吧!」

 

糟糕!完全忘了这礼物!

 赤苇尴尬的转过身,只见木兔将桌上两种包装的羊羹举了起来。

 

「是的,太忙就一直摆在桌上了。」

 

「那正好可以配酒吧!」

 

「羊羹的话配茶比较合适吧?」

 

「好像是这样,不过也没有关系啦,我没有买下酒菜嘛,喝酒不配点什么的话感觉有点空虚呢!」

 

幸好木兔没有过于纠结为什么自己给的礼物被随意地放在客厅,将袋子交给赤苇之后又擅自在客厅转悠了起来。

 

「诶?赤苇在读我之前的书吗?」

 

木兔发现被叠放在角落地毯上的书,其中一本夹着露了一半出来的金属制书签,正在和羊羹搏斗的赤苇听见呼唤便从开放式厨房抬起头应声,然后又继续专注于切羊羹的事情上。等赤苇端着盘子走出厨房的时候木兔已经乖乖的在客厅找了个位置坐下。

 

「赤苇品味真好诶!室内空间也规划得很好!」

 

「没有,是自己常常待的地方的话,还是设计成喜欢的样子比较舒服。」

 

木兔同意的点点头顺便把刚才先拉开的啤酒递给赤苇,小心接过也道谢后赤苇只是把啤酒握在手上并没有喝,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于是开口「所以说木兔前辈是去哪了呢?」

 

木兔明显的一震,对上问话者那充满了疑问的眼神,一瞬间令他恍惚。

 

「咦咦咦!木叶没有说我常常这样吗?是去找题材啦~」木兔尴尬地笑了笑,仰头灌了一口啤酒又继续说「没先跟赤苇说真的对不起!味增汤也对不起!不过我有好好写作喔,这次初稿超级顺利!」先是双手合十的在赤苇面前真诚的道歉一番,之后像是要证明自己一般还指了指被赤苇放在桌边的档案夹。

 

「噗…」赤苇被木兔一串动作逗得笑出声,在发出声音的同时捂住嘴巴,好让自己看来不是那么失礼。

 

原本慌张的木兔因为赤苇这突然的笑而不知所措,想做点什么但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能做,只好愣愣的看着,不自觉地脱口一句「赤苇变得不一样的感觉…」

 

「嗯?」大概是笑够了,赤苇一边缓和情绪一边询问木兔刚刚说的话。

惊觉自己脱口了不该说的话,木兔连忙摇摇头,赤苇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追究。

 

「赤苇喜欢我的书吗?」

 

不知道怎么回事,赤苇在一瞬间感觉木兔这话像是『赤苇喜欢我吗? 』,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笑,赤苇摇摇头想把这些甩出脑后,谁知道木兔一直盯着他看,见到赤苇摇头的木兔马上就叫了出来。

 

「不…不喜欢吗?」

 


 -待

 


感谢读到此的您❤️

这篇比较短

这篇算是我原本的大纲中没有被丟掉的片段所以先發出来!

刚度过毕业论文以及期末考,接下来要准备搬家,整个人要虚脱了qwq

虽然是这样但还是会努力更文的!

 

蓝手红心留言请不要害羞

砸向我吧030❤️

[XS]认真来说boss也有乖乖听话的时候

乐团队长XANXUS和乐团主唱Squalo半瞒粉丝谈恋爱的故事

对不起,除了xs之外其他瓦利亚成员在此只有说一两句话

考试期间的产物 随意看看即可

很喜欢爱豆的设定所以写了个爽(X

后续有缘再见(?)




什么?你说唱歌唱到一半拿枪出来耍很中二?跟你说你等下就真香了。




以下正文开始👇🏻




正当歌曲高潮的时候整个演唱会场里只剩两盏灯光,一束打在主唱Squalo身上,另一束在队长兼鼓手的XANXUS身上,原本沸腾的场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碰!



子弹出匣,艳红的火花窜出,站在弹道上的人并没有闪开,瞬间,会场内染上了鲜血的颜色,银发主唱就这么倒在地。


这首歌讲述的是一对青梅竹马因为爱上同一个女生反目成仇的故事,在故事最后,队长饰演的主角因为情绪失控将主唱饰演的竹马男二杀了,男主清醒后非常后悔,所以最后也没有和女主在一起。

当初这只MV一释出,短短10分钟的时间就在播放平台上空降第一,不打紧,还强势的连续占榜首两个月,之后半年也掉不出前五的位置,瓦利亚这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小乐团就这么爆红了起来。


惊呼声四起,首次看的人的惊呼,已经看过现场的人也还是一样震撼,音乐节奏又响起,刚刚倒地的男人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站在台上继续歌词,场内反应过来的粉丝们又爆出一阵欢呼,台上刚刚发生的主唱都是由幻象投射所投射出来的,就在灯光照亮会场的瞬间,那个站在台上的主唱才是真实的。


成员还在舞台上热情演出,接近尾声的演唱会更是沸腾,不知为何今天的队长大人心情看起来似乎特别好,粉丝服务特别到位,前排的粉丝已经快兴奋得不行了,这时队长竟然甩了鼓棒站起来。听见异常骚动的Squalo侧过身回头看,那任性的队长竟然扔下鼓棒凑到自己身边,下意识就要抬手揍人,抬起左手才发现握的是麦克风,刚动作手腕就被对方抓住,强制固定在对方面前。


台下粉丝看到这幕都炸了起来,自从MV爆红之后队长和主唱的cp就没下过cp榜前五,由于之前拍摄时经费不够所以女主角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脸,最多就是一半的背影,也据说女主是成员戴假发假扮的,加上各种臆想,女主自然而然成了故事中的路人,而队长和主唱才是真爱一说在粉丝中盛传着,虽然也有不吃cp的粉丝一直主张两人这是兄弟情不要过度想像,不过主角两人也从来没有因为哪些谣传而改变,就按照以往的方式继续互动着。


「混帐!太近...」Squalo话正讲一半就被人堵上,双唇点到为止的轻轻触碰,一瞬间惹得Squalo恍惚,完全没想到XANXUS会这么做,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接过麦克风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Squalo在心里大骂这个混蛋不会看时机,台下粉丝各种表情都被Squalo看眼里,想着不解释不行就抬手去抓XANXUS的手。


「再吵我再亲一次。」


Squalo还没开口就听见威胁,XANXUS的话由麦克风接收,声音迅速传遍整个会场,众目睽睽之下再来一次Squalo可不想,乖乖的听话也是绝对不可能,只能愤怒的将对方的手用力推回去,虽然对XANXUS一点用没有。

歌曲少了鼓声伴奏这种状况也不能一直持续,Squalo捡起被甩掉的鼓棒坐回原本属于XANXUS的位置配合着节奏开始动作。虽然知道瓦利亚的队长兼鼓手歌声也非常了得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常开口,但主唱会打鼓这事情大家都是第一次知道,台下粉丝又开始惊呼,惊喜连连的演唱会就在即兴之下正式结束。





「Boss今天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啊?」


「哎呀,该不会是欲。求。不。满吧?」


Squalo认真思考了一下,昨天晚上自己可是被抢麦克风的家伙折来折去干。了。个。爽,怎么可能是欲。求。不。满,再想想,今天也没穿什么特别裸。露的衣服(那些基本上事先被x撕碎了),所以XANXUS到底怎么回事自己也不知道。


「垃圾鲛,过来。」XANXUS一进休息室,原本围绕着Squalo的成员们立刻自动闪人,不过XANXUS也不是很在乎这些,只是坐到沙发上专注的盯着Squalo看。


「干什么你这疯子!」看到XANXUS的脸Squalo就来气,刚演唱会一结束他就拿了手机到网上看一圈,果然他们相关的tag里面全都一团混乱。


「过来。」


Squalo看XANXUS这个架势决定还是不要反抗比较好,轻轻哼了一声就乖乖朝沙发过去,谁知道XANXUS手一伸就把Squalo跩过去,重心不稳的主唱大人只能趴在罪魁祸首的身上,正想开口骂人就听到对方不情愿的声音在自己颈侧发问「好了,巡演结束了,可以留痕迹了吧?」



-完


投影什么都是我乱掰的😂

想像一下就好

最近开始了养崽之路,刚忙完论文接着是期末考,而且猫头鹰出版社的大纲被我全部改掉了(某天改完论文的凌晨翻到大纲然后觉得发展有点太恐怖就全部改掉了😂),所以下次更文应该是七月了🙏🏻



之后可以把原本的大纲放出来(有人要看吗😂

真的写得像恐怖小说一样😂

[岩及岩]不存在的故事

岩ちゃ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原本在写猫头鹰但突然想到今天是小岩生日所以马上来个速打!

没头没尾请看看就好!



以下正文开始👇🏻




「干脆这样吧!就说伟大的及川队长为了百姓壮烈牺牲!」及川不安分的坐在马上,一手煞有其事地比划着。


「欺君可是大罪喔!。」花卷的声音悠悠地从及川右手边传来,松川顺势接了一句「搞不好国王就免你一条命,但你要娶什么大臣的女儿之类的~」


「呀!你们还是不是朋友啊!快啊!足智多谋的及川先生没有想法啦!我不想结婚!」


「吵死了,混蛋川。」岩泉在及川左边,虽然在马上,但因为并行又靠得近所以抬腿就给及川一记,力气不是特别大,但也引来及川的哀号。


「小岩!就快失去帅气的及川先生了喔!」


「啊啊,快走吧。」


青城的国王为了庆祝战士们凯旋归来特别在预定到达的下周于王城举办活动,当然,战士们都知道这名义上是为了庆祝凯旋,另一方面其实是国王暗暗地给战士们安排相亲,尤其是年少有为的骑士团队长,及川彻。

前几次胜利归来时国王不是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都被及川以“邻近国家尚未被正式收复,经常出征的话对独守空闺的妻子不好”为由给推干净。不过,这次及川恐怕没办法用这个理由搪塞过去了,因为周遭的国家都明白自己的战力不如青城,而青城的势力也逐渐稳定,接下来几年应该是不会有大战争,于是乎,接到通知时及川也不由得头疼了起来。



及川突然下了指令,让其余的小队先继续赶路回首都,而他们几个人就稍微放慢脚步,不过也就迟一天到而已,而活动是订在下周,所以完全不会耽误到。


大概是青城这几年非常积极在开拓领地,从及川当上骑士团的队长之后就时常为了战争奔波,很少待在首都,更少在宫中,恰好及川也很不喜欢与皇族交流,自然而然就忘了自己其实也算是国王的棋子之一。


「啊~帅气的及川先生就要脱离单身啦~非本意的啊啊啊~」及川从刚进酒馆开始就一直狂灌酒,怎么都拦不住,就连岩泉去阻止都一样,甚至,及川还想动真格的和岩泉干一架,岩泉看着对方的样子也不打算劝,踹了还没喝酒就开始发疯的人一脚就转身推开酒馆的门出去了。松川看了看及川又看了看在一旁的花卷,后者和他点点头,于是他跟了出去。


「岩泉,你明明…」


岩泉打断松川的话,扯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我可不行因为自己的私欲就毁了那家伙的一生啊!」


大概别人看不出来,只觉得岩泉对及川不是一般的糟,但从小一起长大的松川和花卷都看在眼里,正想着这两个家伙一定会走到一起的,没有想到被国王搞了这一出,打从以前一直觉得的事情看起来是不会发生了。松川还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欲言又止一阵之后干脆自暴自弃的乖乖闭上嘴。


「恋人这玩意儿没了还能再找,可搭档这一辈子也就这一个,我可不敢丢。」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是伙伴的话我就能名正言顺的待在他身边一辈子了?


「当你老婆太可怜啦!小岩!」


及川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双颊因为酒精而红扑扑的一片,声音也有点飘,自以为很有气势的指着岩泉大声斥责。岩泉和松川都没想到及川会出来,而且也不知道对方从哪开始听的,不由得一阵冷汗。


及川指着的手还是没放下,就这样向着岩泉的方向边走边说「小岩不就是喜欢我吗!为什么不说喔?」

换作是平时的及川早就被制裁了,但现在的岩泉根本没办法思考,只能任凭不知道是喝醉还是没醉的人站到在几眼前继续用那任性的语调:「及川先生也最喜欢小岩啦!喜欢到可以私奔的程度喔!什么皇室,什么相亲!都去死啦!」


「傻…傻子!你在说什么啊?」


「说我喜欢小岩啊!私奔吧!一定超好玩的!离开大陆去别的地方吧?可以去没去过的地方旅游!我想去乌野!去找小不点吧!如果影山看见的话就会露出很有趣的表情喔~」

最后一个字撒娇的拉了长音,迅速的在已经被震惊得无法反应过来的人脸上偷了香,之后及川一头栽在岩泉肩上,似命令又似哀求的小声道:「小岩不要拒绝帅气的及川先生喔,会死掉的。」


「喂,喝醉的混蛋不要乱说话。」


「喝醉的及川先生会怎么样呢?」从肩上传来闷闷的声音,岩泉一愣才想到及川根本没醉,因为喝醉的及川是会乖乖睡觉的类型。



「青城消失的骑士团队长?」


「这个故事也太瞎了吧!」花卷举起手上的书甩了甩,松川看了一眼标题就没了兴趣。


「喔喔喔?是什么书啊?好像很有趣诶!」及川说着就凑过来从花卷手上接过那本看起来买气并不高的书。


「烦人川,走了。」


原本是花卷说要买参考书所以才来书店的,结果进去之后就出不来了,及川自告奋勇进去叫人也消失了,只有松川一个人晃出来,岩泉等得不耐烦才进店里抓人。


「哎呦!小岩好凶!花卷我们走啦~」


「快点!好饿,去吃饭了。」


花卷把那本莫名其妙的书放回架上,拿着要买的书去结帐的同时不忘和同年级的友人说等等他。


-完

[兔赤]关于那位葛来分多的学长

迟来的,端午节快乐!



非常粗糙也非常突然的哈利波特趴啰!

只是在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到的没头没尾的片段

随意看看就好!如果喜欢就太好啦!


葛来分多👉🏻葛兰分多

雷文克劳👉🏻拉文克劳

史莱哲林👉🏻斯来特林


习惯问题就没有一个一个改了> <




以下正文开始👇🏻





木兔在想清楚的瞬间掉头跑到雷文克劳公共宿舍门口,正巧,孤爪刚结束过于简单,自己觉得毫无学习必要的魔药学,带着一身疲惫的孤爪并没有发现在雷文克劳公共宿舍前鬼鬼祟祟的家伙,一如既往的回答出正确答案,通往舒适床铺的大门缓缓开启,而在他踏入的前一刻有人硬是冲了过来,阻挡了他迈向床的行动。

不悦地抬起头,只见那时常与自己幼驯染一起闹事的六年级学长宽厚的肩膀挡在自己面前,用比平时更响亮的声音朝里面大喊:








「赤苇京治,我喜欢你!」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喔。

当然,这只是孤爪的心里话,现在如果多说话只会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已。


原本有些吵闹的走廊顿时安静下来,大概是附近的学生都被木兔这爆炸性言论给吓住了,孤爪没有一丝犹豫,在大家反应过来之前就绕过眼前不知为何突然开窍的前辈,当然,他没有错过那个待在角落自以为不起眼因此放肆坏笑的幼驯染,因为这事情八成跟他脱不了关系,只是孤爪不想管而已。


步入公共房间的同时凑热闹的欢呼响起,调侃的、祝福的、看戏的,各种呼声此起彼落,而被告白的当事人就站在被蓝色环绕的交谊厅中央,从站位来看,赤苇此前可能在和七年级的菅原谈话,孤爪从赤苇脸上读到的表情感觉对方被吓到的成分居多,不过那是从来没见过的赤苇,所以孤爪也觉得很有趣的让了路给赤苇去见外面那位麻烦制造者。


「木兔喔喔喔!」


「啊啊,干得漂亮啊。」黑尾脸上带着有些佩服和看戏心态的笑容,跟着几个六年级的学生站在走廊的角落,即使如此也因为他们身上的学院代表色和在主色为蓝色的布置不同而显得特别凸出。


「或许...需要先去外面...?」菅原指着门外,干巴巴的声音传进赤苇耳里,赤苇面红耳赤的悄声说了句抱歉之后就跑出交谊厅。



告白这方也不是那么好受,在看见赤苇从门内出来之前木兔感觉这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段时间,从他跑到雷文克劳的宿舍表白开始算。


「赤苇!」


迎接木兔不是他心里期盼的那样,不是红着脸羞涩答应他的赤苇,此时此刻,眼前的赤苇看起来和他做错事时的样子差不多,唯一不一样的是脸有点太红了。


「哦不。」木兔小声惊呼,大概是猛禽类直觉的危机意识,他现在有点想跑。


「木兔前辈。」


「是...是的!」猫头鹰下意识的抬头挺胸收腹,一气呵成地站直在他亲爱的小学弟面前。


「想听答覆吗?」


「想...不想...就是...想!」好奇心和求生欲在拉扯,这使得木兔的回答非常语无伦次。


「那木兔前辈能来一下吗?」赤苇的声音带着一点(木兔觉得的)愠怒以及不容拒绝,抬手抓着木兔胸前与自己不同颜色的领带就领着他离开这个被围观的地方。



「木兔加油啊!」


「赤苇快拒绝他喔!不要让猛禽得逞啦!」


六年级生在角落大喊,如果是平时的木兔肯定要开口大声反驳他们的言论,可是现在的木兔根本无法顾及其他,只能任由赤苇抓着。


「赤苇...赤苇...」领带被拉着,原本就已经紧张得要喘不过气了,整个领口还束着脖子,木兔只能用弱弱的声音吸引赤苇注意。


「嗯?怎么了,木兔前辈?」赤苇已经稍微冷静一些,脸色也恢复往常,但上扬的语调还是听起来有些危险。


「好紧...喘不过气了...」


赤苇松手的瞬间也停了下来,霍格华兹的某个未知角落。


「抱歉。」


「喔喔,我没事的!」木兔甩了甩被抓皱的领带,回给赤苇一个笑容。


「所以说,木兔前辈刚刚说的...」


「啊!突然就擅自告白了,造成赤苇困扰对不起啦...可以...可以不用理我啦哈哈...」木兔苦笑着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眼神就没直视赤苇过。


「确实是造成困扰呢。」赤苇的语气淡淡地,虽然话是木兔说出来的,但在听到赤苇赞同之后还是不禁难过了起来,猫头鹰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极模式。


「但是...」赤苇觉得自己又看见了猫头鹰眼里闪烁的希望,像是看见烤肉大餐时一样的眼神。


「除了过度引人注目之外,木兔前辈说的那些话,我也是。」不自然的轻咳试图掩饰自己的害羞,赤苇不去看眼前的人都知道他刚刚那副消极的样子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不已扑向他的大型猛禽。


「赤苇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吗?是真的吗?」


「...是真的喔。」


「太好啦!黑尾说的对诶!」


听了话的赤苇没有太惊讶,反倒是对于木兔为什么会突然告白有了解答,毕竟按照木兔的头脑,让他自己发现自己的情感可能比符咒学及格更难吧,想到这赤苇不禁笑了出来,抱着他疯狂乱蹭的木兔当然没能看到。


「不过,赤苇从什么时候发现喜欢我的啊?」


赤苇任由木兔抱着,没想到对方这种令人难以启齿的问题问得那么猝不及防,耳根又不争气的泛红,渐渐蔓延到脸上。


「大概是...很久以前。」赤苇小声的答案惹来木兔的好奇,原本紧紧抱住赤苇的双手突然将人拉开到能对视的距离,那双蜜色的双眼写满了小情绪,声音也带着不满「诶?很久以前是多久啦?这个回答也太含糊了吧?而且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很久以前就是很久以前。」


自己迷恋上木兔的瞬间大概是一年级时第一次看魁地奇比赛的时候,那场是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的比赛,结束时,算上抓到金探子的积分总共是290分,而木兔一个人取得的分数就占100分,不是说取得的分数多就厉害,毕竟魁地奇也是一项注重团队合作的比赛,没有队友的话木兔也无法顺利得分,主要是木兔在球场上的表现,结束之后在赤苇心中久久挥之不去,后来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别的学院的学长一见钟情了,之后又有幸在各种因缘际会之下和木兔成为形影不离的关系。

至于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表明心意,其实只是想更确认木兔的心思,究竟只是因为自己常常和他待在一起所以木兔才会对他产生喜欢的错觉,还是是真的喜欢他,而这个,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不过,赤苇决定先将这些都保留下来,如果现在让这大型猛禽知道的话,大概会心情整个飘飘然到无法自理吧。


「哇!赤苇好贼!告诉我嘛!」


「恕我拒绝。」


「赤~~~~苇~~唔!」


赤苇花了0.5秒来纠结自己该不该这么主动,但在木兔开始用软软的长音撒娇时他就决定放弃思考了,如果让木兔继续撒娇的话自己只能举白旗投降,冲着那张还想继续使出浑身解数让自己开口的最就吻了上去。


果然,猫头鹰立刻就安静下来了。



-完

[兔赤]猫头鹰出版社03

前篇走這:01 02


谢谢所有红心蓝手留言的小伙伴😢

仍然勾搭同好,请和我玩😭


全是编的,真正的编辑工作不是这样,真的很累的

兔赤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以下正文开始👇🏻




「搞了半天木兔是搬到那啊?就在隔壁,这缘份也太妙了..不过也挺好的,保母工作做好做满。」木叶比了个ok的手势。




「好像是的呢...」赤苇拿着木兔委托他来取的资料顺便和木叶闲聊了几句。




「对了!」木叶“唰”地站起身,从背后那看起来有些年纪的木制大书柜中翻几本书出来一一叠在桌上,从书口的厚度能看出来每本都非常有份量「这些给你,是木兔之前的作品。」




赤苇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木叶取出来堆在桌上的书实在是有点多,让他现在扛回去实在是有些难度。




「喔对!先选几本有兴趣的吧,全部的话太重了。」木叶接收到赤苇的表情,让出点位置给赤苇挑书。




没想到木兔已经出版过这么多作品,明明看上去和自己也没差多少岁的样子,赤苇靠近那一堆堆的书时想着,很快的,思绪就被一本封面上有着和第一次看见猫头鹰出版社的广告很像的猫头鹰插画吸引去了,在赤苇挑了两本感觉还不错的书和确认被委托来取的资料无误之后便离开公司准备到木兔那边。




包里有两本份量不轻的自己负责作家以前的作品,手上拿着的是木兔拜托的资料,回程路上赤苇又回想起昨晚的事,到现在还是觉得很莫名其妙,尤其是在自己起了大早还挤了尖峰时段的电车去给对方取资料,回到对方家里看到自己一早煮的东西原封不动摆在桌上而委托者已经不知去向之后。




昨晚木兔发现赤苇就住在隔壁之后突然问了一句「赤苇会煮饭吗?」




「会的,不过都是简单的料理。」




「赤苇…我想喝豆腐味增汤…」




我们关系有好到这种程度?


赤苇手持钥匙准备开门的动作定在原地,心里莫名其妙但脸上还是毫无波澜的样子,在争扎0.5秒之后答应了。


正因如此,赤苇起了大早,用木兔前一晚交代的备用钥匙开木兔家的门,然后再从那堆满即期品的冰箱中翻出可以做味增汤的材料,简单满足他的作家兼邻居的要求。




所以说,木兔人去哪里了?




赤苇试图用手机联络木兔,但不论是电话还是line的讯息,全都像投入大海的石子一样,无声无息。




不太确定能不能擅自进木兔的工作室,毕竟有些人很介意这方面,赤苇想了想,于是将取来的资料放在客厅桌上就安静地退出木兔家回到自己的住处,简单用过午饭之后便抱著书坐到客厅靠窗的角落开始阅读。


这个角落是赤苇特意布置的,刚入住的时候发现靠窗的地方采光很好,白天的时候不需要开灯也能有充足的光线,晚上的话因为角落摆了桌子后还有空间正好能放下一盏落地灯,所以光线也不需担心,刚好这角落又有地垫,再放上一个懒骨头,就成了适合放松也适合阅读的小角落。




等赤苇再一次注意到时间的时候距离联络不上木兔已经过了八个小时,放下书的同时他对他的负责作家又增添了几分敬佩,坐直身子伸展一下后拿起手机,仍然是没有木兔的消息,赤苇又将手机放下开始稍微收拾一下家里,途中想到了什么又拿起手机发了段讯息给木兔,大致上是说他会将木兔家的冰箱整理一下,然后顺便去超市添点东西,如果在这之间有什么想买的可以告诉他,然而,到赤苇从超商提着大包小包出来的时候仍然没有收到木兔的回覆。




接连着几天赤苇也都没见到木兔,打电话也没人接,在木兔消失的第三天,赤苇去公司换书的时候终于有点慌张的向木叶求救,而对方早已对木兔会突然消失习以为常,淡定的跟他说「过几天就会自己回来的。」然后就转身去忙。




确实如木叶所说“过几天就会自己回来“,木兔在消失的第八天晚上回来了,回来的同时交了一份初稿跟着一袋啤酒,赤苇接过时塑胶袋里的啤酒还很冰,大概是在转角的超商买的。




「赤苇陪我喝酒!」




-待






没意外的话会写(很长的)长篇

中间可能有几章都是平平淡淡的

也可能写成奇奇怪怪的发展(各种意义上)

而且还没开始(正式)谈恋爱!!

我在努力啦QQ




蓝手红心留言请不要害羞

砸向我吧030❤️